發表文章

憶亡友

圖片
人的一生中有位談得來的朋友,彼此之間能暢所欲言,屬難能可貴。我們撐開胸膛談心事、創作,談過去、未來、希望。我與姚奎在個性和創作有許多共同地方,他比我更開朗,樂觀。或許是因為他比我年長,人生經歷較多的原故吧! 還記得我在溫哥華2003年的個展上與姚奎第一次見面,愛藝術,為人熱情,坦誠,樂觀,善良是他給我印象。交往多年後察覺到畫家背後點滴憂傷,90年代,因一些原因,姚奎移民加拿大,丟掉了捧了幾十年的紅色鐵飯碗,在異國教畫賣藝。成為了一個徹徹底底的職業畫家。異國的生活,是喜是悲因人而異。我深深地感受到他在異鄉生活的一番滋味。
這幾年我與姚奎相聚少離別多,他有半年在北京和旅行作畫,然而每次見面時,都互相關心和分享在創作上的心得和未來的計劃,言談中我建議他除了畫集上的作品之外,應該有個私人網站,把他這一生大部份的作品上網,更廣泛,更直接讓人接觸和欣賞。從2004年開始我為他設計網頁,我們非常重視內容,共花了一年的時間完成,在這段時間我有機會 聼他敍述過往和創作過程。在70年代初文革中,在資產階級反動專業學術權威全被打倒之際,他帶領一批青年,投入了設計南京長江大橋公路橋面的設計和橋頭堡的佈置工作,三個月緊張的日子,每天只有三個小時的睡眠,但任務最終圓滿完成。大橋上的橋欄杆面板裝飾和佈置在橋頭堡的新國畫,得到了中央至地方的一致好評。他堅持利用一切空餘時間作畫,在全國各地出差之時,寫生收集素材,我曾見到他那一組去雲南西雙版納寫生的線描發表令人耳目一新。 姚奎網站發佈後得到各界的好評,能為好友盡點力,我心中感到無限的欣慰,這是他這一生的足跡和創作,也是他的璀璨年華 。我再次的邀請他在我畫廊舉辦個展,他也爽快的答應了,那是2004年三月,畫展結束後他返北京家,不久他內人郭進來電說姚奎體內發現了癌細胞,且在擴散,這消息來的太突然,令人難過,直到他從北京返加後,得知他有些心願未了,其一是出版一本屬於他這一生的專輯,其二是回顧展,其三是捐贈的50幅作品給到家鄉垣曲縣博物館。三個心願中只實現了其中之一,其他兩個還未完成就離世了。我想在不久的將來,這兩個心願也會完成,雖然他已不在我們的身邊,我依稀記得他最後留下的笑聲和背影,我會永遠惦記你和懷念你的。 陳蘊化於耕雲軒燈下



www.yaokui.com


問世間情是何物 - 現代主義女畫家喬治亞·奧基

圖片
去了一趟美國探望老友約翰,他家住美國中南部新墨西哥州沙漠高原區聖塔菲市Santa Fe,約翰口中的聖塔菲市是美國藝術重鎮,人口並不籌密,畫廊處處可見,原因可能是這裡誕生了一位美國著名的現代主義女畫家喬治亞·奧基(Georgia O’Keeffe,1887—1986),這位藝術家,是美國本土藝術家中的傳奇人物,畫有名,人更有名,風糜美國畫壇大半個世紀,她的藝術成就遠超過了其他同年代的畫家,是很多年輕女子的偶像,也是少數幾位將創作與人格合而為一的藝術家。難怪有人說,奧基的藝術就是她生命的證據。大自然對她一向有著強大的吸引力,美國西部無垠大地上的原始景象燃燒了她創作的欲望,讓她渾然忘我地抒發內心的感覺。簡單是她的風格。她喜歡獨處,索居沙漠,義無反顧,被稱為沙漠中的女畫家。
奧基生在威斯康辛州,父親務農,從小就喜歡畫,14歲時舉家遷移到維吉尼亞州,進了紐約藝術學校,又去維吉尼亞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系攻讀,她的畫作常常得獎,但敏感的天才卻如春雪下的青草,一棵棵蘇醒,一棵棵冒芽,她說:「如果畫只是拷貝自然,永遠也不比自然更美,還有什麼好畫呢?」她要創新,她一直用抽象的筆觸捉捕自己的感覺,用明亮的顏色表現自己想像。
畢業後,她開始了獨立生活,在一家報館畫插圖,又在德州教中學,這段時間(1916年9月至1918年6月),德克薩斯州開闊的平原和峽谷首度激發了奧基的風景創作。她頗負盛譽的水彩之作“晚星”系列,就是此一時期的作品;鬆散、粗寬的筆觸和飽和的色彩,傳達了天地的宏偉。她曾說:“若將一朵花拿在手裏,認真地看著它,你會發現,片刻間整個世界完全屬於你。”當時27歲的她,仍是獨身,她去酒吧間,聽馬夫們講草原上的故事,看馬夫們與妓女打情罵俏,聽流行音樂,這其間她完成了一系列的抽象素描,寄給她一位在紐約的朋友,她的朋友又拿給攝影大師斯特立茲〈Alfred Stieglitz〉過目,斯氏是著名的291畫廊主人,一直不遺餘力的介紹歐洲近代畫家,如賽尚,畢卡索,羅丹等人,斯氏看了素描很是喜悅,1918年6月接受斯特立茲的邀請搬到紐約,兩人發展出亦師亦友亦伴侶的真摯情誼,並在291畫廊盛大展出。
與291畫廊圈內的畫家相比,奧基沒有去歐洲學習過,但是她卻能精到地掌握現代繪畫技法,把它們地運用在自己的創作中。她是那個時期中最有自己生命的現代派。這位出色的女畫家在藝術上天生一段悟性,她學藝術的過程主…